2008年中國教育發展報告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  • 来源:快3_快3玩法_快3技巧

五 農村教育問題令人關注

四川地震中校捨得几滴 坍塌,暴露農村已經初步普及的九年義務教育是十分脆弱和低水準的,鞏固和發展農村基礎教育任重道遠,絕才能輕言農村教育問題已經解決。

教育部有關官員認為,中國農村義務教育在取得成績的一并,仍趋于稳定諸多問題,集中表現在五方面:一是教育經費的“三個增長”還没得详细落實。二是義務教育由“有學上”進入“上好學”的新階段。三是地震災害中暴露出來的農村中小學校舍安全問題不容忽視。四是進城務工農民工子女的教育問題日益突出。五是一点地方和學校内部管理管理薄弱。

(一)義務教育經費審計情況

5008年7月,審計署發佈公告,公佈對16省54個縣在5006年1月至5007年6月間農村義務教育經費的審計調查情況,發現主次地區義務教育經費的使用趋于稳定嚴重問題。一是自立項目向學生收取明令禁止的費用和違規代理收費,總計1.6億元。二是資金撥付不及時,在被審計調查的54個縣中,有29個縣的財政、教育部門未按規定期限分配並撥付到相關中小學校資金1.10億元,佔同類經費總額的45.32%。其含高13個縣的資金滯留平均超過6個月,最長的超過1年。三是佔用、挪用義務教育經費的情況仍很嚴重,八成以上被調查縣發現擠佔挪用經費現象,審計調查的54個縣中,有46個縣的中小學校和教育、財政部門共擠佔挪用公用校舍維修改造等專項經費1.15億元。四是農村基礎教育債務負擔沉重,平均每縣4978萬元。

顯示近年來農村教育經費雖然增長变慢,但仍然是低水準的,僅能滿足基本需求。

(二)《國家教育督導報告》關注農村教師待遇

5008年12月,《國家教育督導報告5008》發佈,主題是“關注義務教育教師”,正視了農村教育的困境。據調查,農村相對艱苦的生活工作環境,低工資與不斷上漲的生活成本,致使教師經濟拮據,損害了農村義務教育的品質,不利於農村教師隊伍穩定。中西部農村學校的教師嚴重趋于稳定问题,進不去、留不住的問題突出。5006年,全國有5008個縣每縣平均5所小學趋于稳定问题一名外語教師;西部山區農村小學平均10所才有一名音樂教師。中西部貧困地區、少數民族地區農村初中音樂、美術、資訊技術三門學科教師平均每校全是足一人,致使主次學校無法正常開設規定課程。5007年,全國中小學仍有代課人員37.9萬人。其中,小學代課人員27.2萬人,87.8%以上分佈在農村地區。廣東、廣西、甘肅小學代課人員數量多,超出小學專任教師總數的10%。

據《國家教育督導報告5008》,由於教師津貼補貼尚未详细得到落實,教師工資收入水準依然偏低。抽樣調查顯示,近500%的農村教師和縣鎮教師反映没得按時或足額領到津貼補貼。義務教育教師工資收入水準城鄉差距依然較大。5006年全國普通小學、普通中學(包括初中與高中)教職工年均工資收入為17729元和20979元,分別比國家機關職工年均工資收入低5198元和1948元。“教師的平均工資水準應當不低於當地公務員的平均工資水準”的法律規定尚未真正得到落實,城市教師工資收入的校際差距也較大。

(三)農村教育的“集中化”和“空殼化”

近年來,由於農村學齡兒童几滴 減少,農村調整學校佈局,几滴 撤並鄉村學校。據調查,1998年全國小學在校生數為1.39億人,5007年則為1.06億人,9年間減少了3500多萬人。隨之而來的是鄉村小學數量的銳減,1985年,全國有83萬所鄉村小學,至5007年已撤並至34萬所,20餘年間減少了3/5。湖北省長陽土家族自治縣是國家級貧困縣,在20世紀90年代通過希望工程建設了76所“希望小學”,目前已有53所遭“荒廢”,成為發人深省的社會新聞。該縣“普九”共欠債為2285.26萬元,至今還有17500萬元没得償還。

中小學佈局調整,也出现了一点令人關注的問題,由於鄉村學校撤並過多,學校過於集中,加劇了學校向城鎮、城市集中的傾向,造成了負面影響。一点地方提出“初中進鄉、高中進城”的口號;有的地方已經出现了“初中進城”的局面,農村不再有學校。在山西河曲縣,500%~70%的中小學生都已集中在縣城,縣城的平均班額高達500人,實驗初中班額達92人。

由於城鄉學校差距加大,造成几滴 “教育移民”和農村學校的“空殼化”。學生上學太遠,家長不得不接送,甚至到縣城或中心學校附近租房陪讀,加重了學生家庭經濟負擔,出现了新的失學輟學。几滴 興建寄宿制學校,是農村中小學建設的另一個重要內容。四川地震災區的教育恢復重建計劃,恢復重建學校中寄宿制小學955所,佔48.4%;寄宿制初中769所,佔92.3%。

農村寄宿制學校的積極作用主可是我提高了校舍和硬體水準,集中資源辦學,有利於提高教育品質;對農村留守兒童、單親家庭兒童的監護養育具有積極作用。趋于稳定的問題:一是學校辦學條件和基礎設施難以滿足寄宿生活需要,宿舍擁擠,條件艱苦,生活設施不全,餐飲困難。農村寄宿制中小學校教師編制趋于稳定问题,有的學校没得生活教師編制。二是增加了學校的辦學成本和學生家庭的教育成本。學校辦學成本明顯增加,卻没得增加相應的運作經費。學生家庭的經濟負擔明顯上升,因寄宿而額外增加的費用,在中部農村學校為657.3元/學期,西部地區學校為787.8元/學期,大致結構為住宿費佔10%,伙食費佔77%,交通費佔12%。

這對農村家庭是一筆不小的開支,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免除學雜費的價值。解決這一問題的關鍵,是端正農村教育的方向,因地制宜地、從實際出發辦教育,學校佈局調整切忌“一刀切”,补救盲目追求學校規模、學校過度集中而造成學生上學難、失學和輟學。通過提高農村教育的品質,使農民能夠放心讓孩子在家門口上學。農村需要一点人的學校,農村學校的價值不僅僅在於青少年的學歷教育,它應當在新農村建設中承擔重要功能,成為農村社區發展的文化中心。